1905电影网>新闻目录>电影资讯

        “中国版”扎堆来袭,谁会是下一个《误杀》?

        时间:2020.09.03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kino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 《误杀》大获成功,一大波翻拍片也准备来接棒。电影《门锁》近日官宣开机,据悉该片翻拍自西班牙悬疑惊悚片《当你熟睡》,由白百何范丞丞主演,出品方就是打造《误杀》的恒业影业。


        前不久,爱奇艺影业发布2020-2021年片单,有三部新片都是“中国版”电影:改编自东野圭吾小说、王千源王景春主演的《彷徨之刃》,改编自日本电影《忠犬八公物语》的《忠犬八公》以及叶伟民执导,翻拍自西班牙同名悬疑片的《看不见的客人》



        在卓然影业的最新片单中,日本导演矢口史靖的科幻喜剧片《机器人大爷》也出现在翻拍行列中;此前光线影业也宣布要改编矢口史靖的青春运动片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


        国内将翻拍矢口史靖导演的两部旧作

         

        李蔚然执导,陈坤周迅主演的《侍神令》郭敬明执导,赵又廷、邓伦主演的《晴雅集》都来自同一个日本IP——“阴阳师”。不同的是,前一部改编自游戏,后一部的版权来自梦枕貘的原著系列小说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《侍神令》和《晴雅集》之前,日本导演泷田洋二郎在2000年初就已先后推出过两部电影版《阴阳师》,口碑不俗。



        还有更多带有“中国版”标签的电影已经立项、拍摄或将上映:陈意涵领衔主演的中国版《情书》已经在筹备制作;阿米尔·汗的名作《地球上的星星》也确定翻拍中国版。许光汉章若楠共同出演的中国版《你的婚礼》包贝尔导演、殷桃主演的中国版《阳光姐妹淘》都在前段时间完成杀青。



        包贝尔、辛芷蕾主演的《我的女友是机器人》将于9月11日上映,原版则是由导演郭在容旅日拍摄的《我的机器人女友》



        “中国版”即国产翻拍电影,翻拍方向包括直接改编国外的原创电影或将国外的小说、漫画、游戏等知名IP电影化,往往这些IP在本地已经先推出过电影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原版珠玉在前,翻拍容易陷入版本之间的比较,一不小心就“毁经典”,而改编海外的大IP,在版权沟通、跨语境创作方面,也会加大电影制作原有的难度。但还是有越来越多“中国版”出现,愈发成为国内电影创作类别里的重要部分。翻拍片如何“不翻车”甚至“超车”?中国电影人正握紧手中的“方向盘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01


        五年前,“中国版”有过一次短暂的“井喷”现象,那时的“小妞电影”热度未退,《命中注定》《新娘大作战》《我最好朋友的婚礼》《爱之初体验》等翻拍片在市场里扎堆涌现。


        题材雷同、流水线打造、注水式汉化…一系列创作问题导致这些作品在市场表现和口碑上都惨淡收场。



        从2017年至2020年,据1905电影网不完全统计,有15部国产翻拍片陆续与观众见面,类型选择也主要转向悬疑、犯罪和喜剧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质量好坏参半,如果以豆瓣评分为参考标准,豆瓣均分及格和不及格的电影大约各占一半数量,而均分过7的电影则有3部:《动物世界》《找到你》和《误杀》,带有犯罪类型元素的翻拍片成功几率相对要高。



        得益于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不断成熟发展,也获益于在不断试验中寻摸出一条有迹可循的翻拍路径,“中国版”的数量呈现出逐渐增长的趋势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其中,翻拍亚洲国家的电影较多,尤其是日本电影。政府和民间的合作关系紧密、文化语境共通点多、受众基础较强是重要原因。在最近公布的一系列“中国版”项目里,也可以窥探出当下国内翻拍的某些创作倾向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彷徨之刃》延续了《解忧杂货店》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,继续集邮东野圭吾IP,未来改编东野圭吾推理小说的作品只会多,不会少。



        《看不见的客人》可以类比之前翻拍自《完美陌生人》《来电狂响》,继续瞄准近年来欧洲悬疑片的大IP。《看不见的客人》此前意大利已经翻拍过一版,名为《死无对证》,即将于9月18日在中国内地上映。这一版从故事情节到镜头设计几乎是复制粘贴,中国版想必会有更多变化。


        西班牙电影《看不见的客人》

         

        中国版《忠犬八公》承接先前《小Q》《宠爱》在市场里引领起的“宠物IP热”。导演徐昂的翻拍经验也丰富,曾执导电影《十二公民》,原型是影史经典之作《十二怒汉》,《十二公民》也是目前国产翻拍片里评价最高的一部。


        《忠犬八公物语》


        从年前的贺岁档到复工重映,现在《误杀》的复映票房达到1.2亿,总票房累计突破13亿,影片成功打破了华语悬疑片的“天花板”,也打牢了翻拍海外悬疑片的模式基础。


        出品方恒业影业趁热打铁,《门锁》由《“大”人物》导演五百监制,新导演别克执导,和《误杀》监制陈思诚+导演柯汶利的“老帮新”配置很类似,在翻拍选择上,也和《误杀》一样不追求具有全球知名度的IP。


        《门锁》和原版《当你熟睡》


        国内市场对翻拍经典作品的包容度还比较低,“中国版”在本土化改编和拓展受众群上容易费力不讨好。翻拍一些相对冷门的海外佳作,施展空间或许会更大,也容易给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02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合适就做,没有大势所趋的说法。”任职于国内某知名影业公司的高琪(化名)目前正负责一部日本电影的翻拍工作,她告诉我们,在前期开发阶段,不存在一窝蜂做“中国版”的现象,“国内IP和国外IP对我们来说都是在同步衡量,也没有专门把翻拍片控制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开发比例里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选择做中国版,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原版具备IP价值,比如是著名导演拍摄的,题材不涉及很强的文化壁垒,即便放到国内,电影里的情感逻辑也能成立。再有一点考虑就是强类型,比如喜剧、悬疑、惊悚,这类片子被选择的可能性要大一些。”


        《机器人大爷》将拍中国版


        在版权方面,一般获得海外原创电影的版权后,原导演或原出品制作方不会再过问,但如果改编某小说、动漫的IP,原作者就可能要求保留监修权,从剧本创作到拍摄制作,会随时提出修改意见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高琪透露,日本对监修权的要求相比其他国家要严格,尤其是在动漫、动画领域,“但如果是一种长期合作的关系或双方都建立了很强的信任感,其实这些都好解决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韩延执导的《动物世界》改编自福本伸行的漫画《赌博默示录》,此前日本已拍摄同名电影版。双方在最初接洽时,原著作者福本伸行鉴于已经有日本版,不想再授权翻拍。为争取信任,韩延把自己的作品刻录成碟发给作者,还写了上万字的自荐信,详细讲述了改编拍摄的想法,最终获得福本伸行的同意。



        “如何本土化”是翻拍片永远离不开的核心问题。诚监制《误杀》时说:“要忘记那个版本”,导演柯汶利也说:“忘掉原作是第一步。”



        《误杀》无疑是国产翻拍片里的成功案例,影片从故事情节、人物构建到运镜、剪辑,都没有直接照搬原版《误杀瞒天记》,为二度创作提供了可供参考的范本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原版中,母女二人与男孩搏斗时李维杰在店里看电影,《误杀》的处理方式是改成李维杰在外地看拳赛,并将两场戏交叉剪辑在一起,增强场面的危险性与刺激感;警察挖坟寻找尸体的高潮戏,《误杀》也用暴雨的视觉环境来强化紧张不安的氛围。



        翻拍不仅是在原版故事与形式层面上进行内在结构的变通,更重要的是要将本土的文化主体性自然融入其中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来电狂响》《大赢家》导演于淼曾说:“不同国家的人,思维方式不一样,接受程度也不一样”,不要用外来文化来审视自己。他的这两部翻拍作品也都试图去重写更具本土亲和力的人物,制造与国内社会语境紧密联结的情节点,引发大众化的情感共鸣。



        “中国版”电影或说成功的国产翻拍片一定是建立在熟知原版后的重构。翻拍不是简单移植,是合理安放自己的表达话语和主体位置,是无限接近于“原创”,这样才有可能不出错,才有可能更出彩。


        文/kino